鲨鱼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傻人囧事_散文网

来源:鲨鱼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一切皆成,却依然是那么傻。

依然是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车,和十几天前没有任何区别,而现在是行驶在2013的路上,2012年的路,都不会再走了,永远的成为式了,消逝在时光的隧道里,永远定格在历史的长河中。一切的一切,包括我。

路上的行人和车辆依旧匆忙,又开始了一年的奔波劳碌。

今天是正月初九,开始了2013年的,十天的节休假,转眼间就过去了。我还沉浸在假期的慵散之中,不愿醒来。睡中,被吵闹的老公叫醒了。睡眼惺忪的我摸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啊!都快七点钟了,才喊我起床。”

我匆忙穿衣,洗漱。那人在厨房中叮叮当当的做起了早饭。

来不及了,我抓起玄关处柜子上的包包奔下楼去。( 网:www.sanwen.net )

一路疾驰,两边风景依旧,只是少了些日的寒冷。

嵩山路上,远远看见本公司的日本老总撑着一把伞,背着双肩包,一摇一晃地向公司大门走去。

我这才发觉原来在下着小雨。

我放慢了车速。只因年末聚餐时,他特别喜欢和我喝酒,并用极不标准的中国话和我看不懂的手势,“你在我的心中,很好的......很好的。”他一边指着自己的脑袋和胸部,一边断断续续地说。

我当时迷糊了半天,也没明白他的意思。

后来听翻译说,他的意思是他对我的映像挺好的。

最让我诧异的是散席离开时,他冲过来问我,要不要去唱歌呀?

我至今未明白,作为一个公司的总经理,何以如此?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吧?

而一向蠢钝的我,在受惊若宠后的反应是国语,英语,日语,一并喷了出来。对不起...I’m go home... すみません...

我把我的小毛驴牵到了停车场,放好,充上电。还有几位同事在停车场停车,大家互相问候“新年好”

来到门卫窗口处,伸出冰冷的手指,在指纹打卡机上一按,指纹打卡机礼貌地说“谢谢”。每天两边,上百口人,也不知道,它累不累?

更衣室内,人声沸腾,大家互相问好。或是声色并具地讲着新年假期里发生的趣事。

而我有一件非常非常很囧的经历。

除夕那天,我还没有起床,他便早早地起来开车去苏州小叔子家接儿子和公公婆婆了。赣州癫痫病检查医院临走时,他叮嘱我,买些荤菜卤菜和素菜,再买点饺子皮,准备年饭。

我在暖暖的被窝里点着头,心里却暗自腹诽:真唠叨,能不知道买菜吗?

八点半多了,起床买菜吧!今天是除夕,菜场的人肯定会很多,早点去吧!

我鼓起勇气,起了床。洗漱好,下楼到车库里把我的小毛驴拖了出来,骑着它,便哼哧哼哧地跑去买菜了。

我先去了面粉店。“老板,给我称十元的面粉和十元的饺子皮?”

老板把称好的面粉和饺子皮递给我,我掏出皮夹,从里面抽出一张红票票递给他。然后老板从他身边的盒子里拿了零钱给我,我看了一眼,就塞进了皮夹。

尔后,我先去买了些素菜。又去水产摊前买了一条鲑鱼。唉!鲑鱼还真够贵的,一条不到一斤的鱼就四十三块钱。这大过年的菜,什么菜都贵的要命。我又从皮夹里抽出一张红票票递给了卖鱼的老板。然后我又把他找我零钱往皮夹里一塞,拎着鱼就奔向卤菜店。

卤菜店的玻璃橱窗前,人来人往,很多人都在买熟菜。

我买了一小块牛肉,一些猪耳朵、鸡胗、肚丝和小炸鱼等,一共是一百三十元。我又从皮夹里抽出一张红票票和三张十元的,递给了老板。

那个老板接过钱,笑嘻嘻地把装着卤菜的大塑料袋放在我手里,我也微笑着接了过来。新年嘛,大家都应该笑脸相迎的,新年好。

所有的菜应该都买好了。

我拎着大袋、小袋的菜走出菜市场,来到停车场,把菜放在车篮里。正准备牵着小毛驴走,看见停车场的边上,有位老婆婆在卖自家地里种的大蒜苗和小青菜。

我想,是要买一些蒜苗的 。

我走过去,对老婆婆说:“买一小把蒜苗,多少钱?”

老婆婆抬头看了看我,“五块。”

我拿出皮夹,打开皮夹,翻着皮夹里乱糟糟的零钱。就在那一刹那,我的眼球停止运转了,大脑停止思想了,身体僵直了。我发现,我的皮夹里一张红票票都没有了。

我呆立了好半天。

“大蒜苗,你还要不要啊?”老婆婆等得不耐烦了。

我从惊梦中苏醒过来,”要的“,随手从零钱堆里抽出一张五块的票票给了老婆婆。

我拿着大蒜苗走到电动车前,把车篮里所有的袋袋都翻了个遍,结果是连一张红票票的影子都看不见。我呆在电动车旁边,浑身发冷,四肢无力,大脑一片空白。

过了好一阵,我才慢慢将迷离的脑神经找了回来。昨天我刚从自动取款机患上癫痫和年龄因素有关系吗上取了一千两百块,就放在皮夹里了。昨天晚上还有的,今天早上我出门时,也看了看,皮夹是有很多红票票的呀?我买菜抽出一张...两张...三张...不就拿出来三百吗?怎么会一张一百的都没有了?我记得买面时,皮夹里有红票票的;买素菜时,皮夹里有红票票的;买鲑鱼时,皮夹里也有红票票的;买卤菜时,皮夹里还是有红票票的。而到了买大蒜苗时,红票票就没有了。我思来想去的结果就是在买卤菜时,我的钱,被小偷偷了,或是我不小心拿钱时给带出来了。

我呀!我顿足呀!我就是这么笨的人,这么傻的,世界上找不到第二个我这样又蠢又笨的女人了。不出一段就丢个手机或几个钱,那就不是我了。这次竟然丢了这么多钱,该怎么办?平时丢个百啦八块的,他都骂我 。何况一下子九百块哪?对于我这个工薪阶层的小来说,丢九百块钱,已经不是小数目了,何况还有两个张嘴吃饭的。最让我担心的是他知道了,还不把我骂个半死。

我木鸡似的站在那里想了个半天。

去卤菜店那里问问吧?我想。

我知道问了也是白问,这个在我心口一次次撒盐的社会,不会因为是除夕就会放过我的。

但是我还是不死心,决定去卤菜店问问。

卤菜店的玻璃窗口前还是人来人往,大家忙都在活着买熟菜过除夕 。唉!这么多人,几百块钱丢在地上,谁看不见啊?又有哪个好心的会捡了钱,等在那里?

我失神落魄地走到卤菜店的窗口前,“老板,你有没有看到我的钱,刚才在你家店里买菜时丢了?”

卤菜店的老板,是个中年男人,胖胖的。他抬头看了看我,微笑着说,“没有,我忙都忙不过来,哪里注意地上有没有钱啊!就算我捡到了,也会还给你的。上次有个顾客买菜时,把皮夹丢在我店里,我都还给别人了。这是我们的信誉。”

听了他说的那么有理,我无话可说。

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失神地盯着来来往往的人,他们脸上都洋溢着新年带来的喜悦笑容。老板继续忙着给顾客称菜,找钱,拎袋。这人潮中,只有我一个人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这时,我的眼泪,没有出息地跑了出来。

我并不是多么地心疼那几百块钱,只是感觉自己怎么会这样的无能,这样愚蠢。

我赶快逃离那个让我的地方。走出菜市场的大门,来到停车场我的电动车跟前。把大袋、小袋的菜都放在车篮里,又心存希望地搜索了一遍自己的袋袋,真的没有了。我把头盔戴上,挡风玻璃放下。这下,谁也看不见我满眼泪水的脸了,我的泪水肆无忌惮地奔淌着。

新生儿癫痫症状

打电话问问小妹怎么办?我想。小妹是个很有主见,很有主意的人,一般遇到什么事,我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总是求助小妹。

我拨通了小妹的手机,先问了问她家年货买得怎样了。之后我想了想,还是说了,”萩玲,我刚才买熟菜时,丢了好几百块钱...“

”怎么回事?你怎么丢的?小妹急急地问。

“我也不知道是自己拿钱时,不小心带出来的,还是被小偷偷了?但是我想不通为什么小偷只偷了一百元的整票票,零钱却没有偷?”

“小偷偷钱,还不把你的皮夹一起偷了,怎么会专偷你的整票票。肯定是你自己拿钱时,不小心把里面的钱给带出来了。”

“我想也是的。刚才我还在骂小偷怎么会有这么高超的技术,专偷我的一百块的。那这样,你姐夫更会骂我了。”我声音低沉,瓮声瓮气地说。

小妹听出来我哭了。

“别告诉姐夫了,不然他又骂你。到底丢了多少钱,我给你补上,就当是你没有丢钱。”

听了小妹这样的话,我忍不住又呜咽起来。

“我干嘛要你的钱?我自己丢了钱,我要你的钱,算什么呀?”

“没事,过年了,给姐姐一点钱,也没什么的。”

“我怎么会要你的钱,没办法,等他回家再告诉他吧?”

我挂了手机,骑车回家。拐过那家蛋糕店,我停了下来。打电话问问他到苏州了没有?我想。

“你到哪里了?快到苏州了吧?”我试探着问。

“没有,还没下高速,快了。菜买好了吧?”手机里传来他浑厚深沉的声音。

听着他的声音,我感觉头皮发麻,心咚咚地急速乱跳。

“买...买好了...”

“嗯,挂了。”

我还是不敢说。他正在高速上开车,要是知道我丢钱了,还不气得把车开飞了。

回到车库里,把电动车放好。盯着大袋小袋的菜和静静的车库,还有外面偶尔传来的鞭炮声。想想我现在的样子和一次次丢东西的事情以及种种。感到越来越伤心,慢慢地蹲了下来,无助地抱住自己的双膝,暗暗地骂自己,张玉玲,你怎么这么笨!

此时,在这黑暗的车库里,我家的车库门被哐当一声拉开了。

我猛地一下站了起来,瞪着一双惊恐的泪眼,看着门外那个高大的人影。

”我以为没有人呢?你家的车库门没锁,我以为你们忘记锁了。前天有电动车被偷了,过年了,小偷多,记得锁好车库兰州哪里治疗癫痫好门。"门口的她,看着惊慌失措、满脸泪水的我,不好意思地说。

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小区的环卫工人。

我慌忙拭了拭眼角的泪水,把车篮里的菜拎了出来,锁好车库门,走了出来。

回到家里,我默默地把客厅、餐厅、卧室等都打扫、擦拭了一边。女儿还在自己的卧室里睡懒觉,我做好了早饭喊她起来吃饭。她看我一脸的不高兴,也没敢问我。

“别告诉姐夫了,不然又得挨骂。从我这里拿点钱吧?”小妹不放心我,又发短信过来。

“没事,早晚都得知道。”我回了信息,眼泪又不知不觉地滴了下来。

“妈,你怎么啦?”女儿看见我的样子,奇怪地问。

“丢钱了。”

“哈哈哈!”女儿大声笑了起来。“丢了钱,还哭什么呀?妈妈,你真像个小孩子!”

我难为情地苦笑了一下。

“钱丢了,又回不来了,你哭有什么用?”女儿又说。

“去去去,吃你的饭。”我气呼呼地冲她发火。

女儿知趣,吃完饭,回到房间看书去了。

我收拾好碗筷后,就把买来的所有的菜捡好、洗好、切好,放在盘子里。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我开始包饺子了。窗外的鞭炮声也渐渐多了起来,一声一声震击着我碎裂的心。

要不?问问他拿了没有?我想。不过昨天晚上,我问他要不要从我这里拿钱,他说不用了,要取他自己卡里的钱。

要不问问吧?

“小叔子他们来一起过年吗?你从我皮夹里拿钱了吗?”我没敢打电话,发了一条信息。我先问了他弟弟要不要来我家,又问了他拿没拿钱。这样让他感觉我不是特意问的。我小心翼翼地拿着手机,心神不定地看着手机屏幕,他的短信。

艰难地等待了两分钟,他打电话过来了。

我按了接听键,什么也不说,忐忑不安地等他说话。

”海军他们不去,等一会,我们就回去了。我从你皮夹里拿钱了。“

当我听到我想要的那一句话时,我的眼泪,此刻像涌泉一般喷了出来。“你个狗日的,你拿了我的钱,也不告诉我一声,我以为丢了呢!害得我伤心难过了一上午了......”我委屈地一边哭一边骂,然后又笑了。一上午的伤心难过、自责自怨,全部发泄了出来。

女儿看着我又哭又笑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

2013.2.18(正月初九)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xfblk.com  鲨鱼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