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鱼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人在囧途_散文网

来源:鲨鱼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题记——

节临近,回家过年是个的话题。春运也就成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现象,但买票、乘车却是在异乡打拼的人苦恼的事情。我虽不需要为此而烦心,但也也能深深体悟到那种无以言表的苦楚,有过一次难忘的经历……

2009年,当时我在一家企业负责采购。临近年末公司业务很忙,12月底我到河北胜芳去采购。在那是个干燥寒冷、空气中弥漫着灰尘和浓烟的地方。由于缺货,我已经在那里足足等了一个星期,真不愿再那里多呆一分钟。采购完成后我选择一辆新车送货,装完车,立马到车站买票,售票处告诉:我由于很多外地开始返乡,当天的唯一的一趟车提前已经发车两个小时,明天的票也卖完。

12月28日

此时是12月28日下午三点钟,我不想再回到条件简陋的小宾馆。

归心似箭,决定跟随送货车一块回去。于是和两个司机窝在小小的驾驶室里可以想象到怎样的辛苦,甭想着有地方睡觉了。限载25吨的货车拉着三十多吨的铁管超载严重,司机毅然决定走小道。我虽然极力反对,但也能理解司机想省钱的心理。车子在不是很平坦的省道上行驶还算是顺利。刚走不到半个钟头,车子突然拐进了更狭窄的乡村小道。我很诧异?原来是司机要配些货到河南郑州。我笑着质问司机:“已经严重超载了还能装?”司机咧开嘴笑了:“铁管上面不是在空着吗?几十袋玉米,很快就装完了,别急,上路很快的!”我无奈地摇摇头,我只能眼睁睁的在下看着他们忙碌装车的身影。( 网:www.sanwen.net )

太疲倦了!我居然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听见车子发动的声音。沉重的货车开始在乡间小道上如蜗牛一样蹒跚着前进,叫人心都在吊着嗓门眼了。我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澎”的一声,车子在过一个大坑时,车胎被颠爆了。等司机们换好备胎,冷冷的,早已爬上了树梢。车在又我胆战心惊中上路了,此刻也顾不上的饥肠辘辘。九点30分,车子驶进上了107国道。我终于松了口气,这时候感觉肚子在不停地叫唤了,窗外一团漆黑,我极力在收索着国道边上的饭店。10点钟,我终于惊喜地发现一个小卖部居然还亮着灯。我们停车在路边的小店每人吃下一桶泡面。吃完喷香的泡面,感到暖暖的。车子继续行进冷清的107国道,时而有大客车从旁边穿过。我蜷缩在座位上,听两个司机用方言无聊的调侃着,时而发出粗野的笑。

12月29日

恍恍惚惚中感觉车突然停了下来,睁开朦胧的眼睛发现两个司机正在车头打开引擎盖检修,似乎出了什么故障?新车怎么会出故障?过了很久也不见他们上车,忍不住走下车看看究竟。淡淡的下清楚地看见的荒里覆盖着厚厚的一层霜,一下车就领略到了北方寒风的刀割般厉害,浑身打着冷颤。两个司机一个披着大衣,一个裹着破被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地查找原因。看来不是一般的小问题。一会功夫,感觉全身就似乎失去了知觉,我赶紧转进车里。拿出手机一看:12月武汉癫痫病医院有哪些29日凌晨2点。天啊,半置身于寒风料峭的路上。又过了半小时,依然没有找出故障原因,两个司机也冻得实在受不了,放弃了检修。他们打开工具箱,拿出扳手砸开路边水塘厚厚的冰块,洗去满手的油污,爬上了车子。看到他们满脸油灰的狼狈样子,心头不禁一酸——挣钱不易啊!

我们只有在这里等到天亮再想办法了。我们三个蜷缩着在驾驶室里,着快点天亮了,时间每一分每一秒度过的都那样艰难,车里的温度也在迅速地下降,和外面根本没有太大的差别。两个司机一直在骂骂咧咧的怪汽车的质量差。听他们说车辆售后维修服务人员从天津赶到这里需要三个小时。现在是: 4点钟,大概早上29日7点能到。不停地看着手机,从来没有感觉到一秒钟竟这么长,就这样我们蜷作一团,看时钟分分秒秒的跳动……终于熬过了这北方漫长的夜。天空渐渐露出了鱼肚白,金色的阳光也驱赶不了寒风瑟瑟的威严。7点十分,车辆售后维修服务人员及时赶到。我们像获得了救星一样欣喜如狂,但很快希望又被浇灭,带来的配件和发动机不匹配,需要重新从最近的维修服务站去调换。

我感觉自己此时就像跌进了万丈深渊,冷饿又寒冷折磨着我。来时没有想到北方比家里温度低这么多,所以还是一身单薄的羊毛衫。但我不能坐以待毙。打开手机导航,查看地图,这里离霸州很近不足百里,从霸州乘火车到潢川是不错的选择。马上动身,我和司机们交代了几句,挤上开往霸州方向的过路车。破旧的客车里已经挤满了人,我只好依着一个座位站着。车子在公路上摇晃着,走走停停,乘客上上下下,本来不晕车,此时也尝到晕车的滋味。几十公里的路走了近三个钟头。值得庆幸的下车的地方,可以听见火车的汽笛声,这着实让我兴奋了许久。用手理了乱蓬乱的头发,我来不及停歇,拦下一辆三轮摩的,直奔火车站。摩的大哥是地道的北方汉子,热情的给我介绍霸州历史、特色小吃。一听到吃,我来了劲,还是昨晚吃的一碗泡面。司机热情地说:“火车站旁边有一家饭店的‘河间驴肉’很不错的,经济实惠,吃饱再坐车,火车上的东西很贵的。”司机大哥真是厚道,果真不错,驴肉满满一大盘子外加五块大烧饼只要20元。

我美享受这驴肉叉烧的香味,狼吞虎咽地一扫光,有点像武松上冈前大口吃肉的的豪气,可惜不胜酒力,不然我也来它二两老白干。

酒足饭饱,我直奔火车站售票大厅。令我奇怪的是大厅居然冷冷清清的,售票窗口只有很少的几个人在排队。心中一阵欢喜,可能站太小了,所以冷清。我走近窗口一看,呵,是个美女售票员。

我清清嗓子用标准的普通话:“买一张霸州——潢川的票,要卧铺的。今天最早的那班。”

“你没有看见外边的屏幕吗?站票都没有了还卧铺呢!”售票员冷冷答道。

我弄得一头雾水,退后一步抬头一看大屏幕上显示:霸州开往潢川方向的K169的列车停止售票.

“什么时候邮票? ”我接着问。

售票员:“一个星期内的票都没有。”

天啊,怎么会这样?难道我要留在这过年不成癫痫病吃什么药好用或者缓解一下

售票员看我如此样子,补充一句说:“你等等看看,说不定有退票的。’’

我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心中充满了希望。于是就坐在大厅的长椅子上等那张渺茫的车票。掏出手机,电池没电已经关机,大屏幕上显示时间是:2009年12月29日14时12分。我每隔半个钟头都会到窗口问一下有没有退票的。一直等到美女售票员下班,我再去问的时候发现售票员变成了是一位男同志。男售票员告诉我:“这两天不可能有退票的,即使有也让黄牛买下了。”哦,要命,耽误我一下午的时间。哎!全当配美女售票员聊天了。看来不可信,特别是漂亮的女人。眼看天已经黑了,今天没有希望了,此时已经疲惫极了。“我不能再这里等啊,找家宾馆住下休息一下,去买件棉衣,等吃饱喝足休息好再想办法,我就不信还走不了,大不了到北京去转车回去。”我自言自语着走出车站。刚出车站的大门,被一群女人围住。“帅哥,住店吗?我们宾馆服务一流,价格便宜……”小兄弟吃饭不?驴肉叉烧,味道鲜美。我极力重重这群女人的包围圈,叫上一辆出租车直奔繁华的市区寻找宾馆。

住进一家快捷酒店,看到床头柜上的服务手册才发现;霸州距离胜芳(出发地点)才60公里。60公里走了一天。宾馆条件还不错。躺在软软的床上我很快进入了回家的里。

12月30日

第二天,早早地来到火车站,看看情况。刚到车站门前,看见一群人围住一个中年男子。上前一打听,原来是“黄牛”在倒卖车票。我似乎看到了希望。他只要有票,再贵我也决定买。“黄牛”很专业,也很热情:“兄弟,没有你要的霸州到潢川的,这趟车人特别多,现在不可能有,霸州是小站,这趟车只停三分钟。这趟车都是晚上的,想走等晚上我可以帮你想办法弄张站台票,挤上车在补票。我给你个手机号,这趟车9点才到,你下午8点钟来,我给你想办法。进了站台收你50元,你看怎样?”于是满怀着希望在市区游逛了一天。

下午7点钟,我准时来到车站的候车大厅。候车的民工还真不少,大厅的长椅子座无虚席,四周的墙边也有很多人坐在自己的包裹上。我找一处靠窗的空处,掏出手机给黄牛打个电话。电话里黄牛依然很热情:“这班车过一会才能到,快到时我给你电话,带你进站。”我放心地挂了电话,耐心地。不一会广播传出:亲的旅客您好,开往厦门方向的K169次列车,晚点1个小时,预计22点十分,到达霸州站。大厅内骚动起来,埋怨声、骂声乱作一团。天啊,我惊奇的不是火车的晚点,而是大部分的乘客都在等这班车。在中国尤其春运期间火车不晚点才不正常呢?

10点钟终于听到了广播传出:K169次列车即将到达本站,请旅客朋友们,到检票口检票上车。此时“黄牛”也准时出现,“黄牛”身后跟着一个年龄大约50岁左右的乘客。黄牛把我俩教到一边,收我们每人50元钱。小声地说:“等一会,带你们进站台。”检票口已经没有人了,走黄牛上前和检票人员小声的嘀咕着.过了一会他失望地回来。把收我们的钱退了并抱歉地说:“现在车站新的规定,春运时期,严禁无票进站癫痫发作常识有哪些,真的对不起!你们自己想办法吧。”没等我俩反应过来,黄牛已经消失了。

K169次列车的汽笛响起。此时我感觉好像掉进了冰窟窿的陷阱里,希望再次被浇灭!我们都尝试到检票口,看看检票员能否通融一下,让我们进站都被无情地拒绝。共同的遭遇,我们两个很快的熟识了。他是湖北人,准备回武汉老家,常年做生意走南闯北。正当我不知所措,准备买票到北京转车时,他却悠然的点燃一支烟,拍拍我的肩膀:“别急,一会开往北京的车就要到站,北上的列车人少,我们可以混进去躲在站台里,等北京开往郑州的那一趟,挤上车在补票。”都说湖北佬精明,果真是个老江湖。现在也只好这样做了。不一会,北上k203次列车开始检票,进站口只十几个人排队,检票工作人员也放松了检查。于是上前和检票员说:“我们到北京,没有来得及买票,上车在补票。”我俩跟着后面顺利的混了进去。

北上的K203次列车已经开出,我们在站台上等候下一趟,南下北京开往郑州的列车。站在站台昏暗的路灯下,裹紧新买的棉衣,还是难以抵挡瑟瑟的寒风,天空又飘起了零星的花。远处有车站巡警走过来,我们赶紧像做贼样躲起来,如果被发现还是要被请出站。我们躲在天桥下的黑暗角落等待着K1619次列车的到来。

11点20终于听到了火车的汽笛声,我们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走到站台上。检票口检票完毕,2号站台已排起了长队,男的、女的、小孩什么人都有,大概有几百人。回家的路是艰辛的。背包里装的,肩上扛的,是一年的辛劳和满满的期待。人们到在不停地向火车开来的方向张望着。

火车鸣着汽笛声近了,火车站台工作人员拿起喊话筒高声喊道:往后退!注意安全!一节节车厢呼啸着从眼前穿过。火车终于停下,10号车厢停在2号站台。乘务员把车门打开,人们早已把门拥堵的水泄不通。乘务员大声喊话说:“10号车厢只下不上,请抓紧时间从18号车厢上车,只有三分钟的时间”。顿时整个站台乱作一团。人们如潮水一般奔向18号车厢,大家风拥而至,大包小包的只往车里钻,爬窗的喊都喊不住,我还算是麻利,但等我跑到18号车厢时,车门前已经被堵的严严实实,乘务人员已经无法控制局面,队伍很艰难地向车厢内移动……火车马上开了!爬窗户的,传包的,递。喊声、叫声、小孩的哭声乱作一团。车站保安也很帮忙,干脆拿着棍子拼命把人里往赶,乘客背着的大包堵住了门,他拉住车门的扶手,用他那宽大的脚使劲的往里踹乘客的屁股。人们也都在使劲的往里挤,就连端庄的打工妹也顾不上自己的形象了。我也被夹在队伍里,根本不需要我去挪动脚步,就被推进了车厢。

千辛万苦,终于挤进车厢。这并不意味着苦难的结束,更是苦难的开始。车厢里密密麻麻,大包小包,过道里水泄不通,空气浑浊不堪;小孩的哭声、吃方便面的吸噜声、睡觉的呼噜声、列车员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很是热闹。我站在走道中间无法移动一步,人们的脚和脚亲密的接触着,如果想抬起脚后就无法再放下去了。列车终于开动,渐渐地感觉似乎不是那么拥挤了,很多人席地而坐。此时的我已被拥挤折腾的疲惫不堪,也儿童癫痫病的症状都是有什么的顾不了太多,也找了块地方坐下。还没有等我做稳,感觉有人在后面拍我的肩说:“兄弟,坐到我皮鞋上了。”我尴尬极了,连忙站起来道歉。

不一会,乘务员开始查票,刚上车的都在补票。我花了86元买了张票——无座。乘务员告诉我下一站估计可以补到站票。先坚持一会吧。我只好着一个座位的扶手站着,望着漆黑的窗外。此时火车上时钟显示11点30。不时有乘务员推着售货车经过,将坐在地上打盹的人反复赶起来,他们一遍又一遍的推销高昂的饭菜和各种来历不明的袜子,想把乘客的钱包的票子都拿出来。

渐渐地车厢里安静下来,呼噜声此起彼伏。想打个小盹却又提心吊胆,此时无数的在小偷蠢蠢欲动。站的腿都麻木了,我真想直接躺下来。这时,旁边座位上一个,示意让我坐在她的密码箱上。

望着她甜美的笑脸,我万分。多么善解人意啊!坐在皮箱上舒服多了。夜渐渐加深,女孩安心的熟睡着,因为有我在为她看管密码箱……

12月31日

12月31日凌晨两点十分,火车到了山东的一个小站,乘客下去一批,又上了一批。值得庆幸的是我又花了100元补到了一张卧铺票——2号车厢8号#。我拿着票背起背包向2号车厢走去。“现在的位置是18号车厢,一直向前就对了。”乘务员告诉我。这十几节车厢走的是出乎意料的艰难,每一节车厢的都和18号车厢差不多。就连厕所旁边也挤满了人,走道上简直没有能让你放下脚的空地。坐着的,半躺着的,靠着的;斜着的,横着的…….人们睡的是千姿百态。我不忍心打碎工兄弟甜美的梦。我只好艰难的,小心的前进着,甚至要爬过他们堆积如山的大包小包。等我躺着2号车厢软软的卧铺上时,已经是凌晨3点30分,这十几节车厢我足足用了八十分钟。来不及卸下行囊,身心疲惫的我很快进入甜美的。

早上7点30分,火车到达终点站——郑州。郑州虽然离家还有500多公里,但毕竟是在我们的省会城市,所以倍感亲切。出了站口,天空中飘着星星点点的夹雪,我不敢停歇,直接奔向长途汽车站。到了长途车站,上午没有郑州——固始的客车。只好坐12点45分的郑州——信阳的客车。毕竟是离家越来越近了。又是一上午漫长的等待。12点45分,客车准点发车。客车满载着乘客,一路上摇摇晃晃,乘客上上下下。为了躲避超载的检查,很多路段不得不从小道绕过。

原本5点钟可以到达信阳,结果到信阳站是已经是7点多了。八点都应该有信阳到固始的客车。我快马加鞭的跑到鸿运汽车站,车站人员告诉我,由于放假的学生较多,所以发往固始的车都提前发出。也许信阳人太热情,想把我留宿一晚,那我只好从命了。毕竟信阳是我熟悉的城市。

2010年1月1日

2010年第一天清晨,在新年的朝阳里,乘坐在信阳开往固始的第一班客车。

后记:只有乘坐长途火车,经历过春运的人,才能真正理解中国,到底层的农民工兄弟苦,都集中体现在春运历程中。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xfblk.com  鲨鱼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