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鱼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凌川东望 第二回 白鹤西行赵家府 游僧起赴月华峰-

来源:鲨鱼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且说道衔看了那壁上有画,甚像大师手笔,荒野小刹得此瑰宝,何不惊异?便起身问道:

“敢问这壁画出自何人之手?”

“都是我来之前过往的贤人所作,你看那配词实有一番味道。”

道衔近前仔细端详起来。只见左壁一副乃一眷侣图,画中乃两中年男女面朝多娇江川,背靠高峰碧水,满目是怅然,金簪落地,衣衫褴褛,似有重生感慨之意,有词云:

二十年来闺中秀

书香粉墨透缁衣

鸳鸯帐下时犹短

朱颜一改竟流离

脂粉妆台烟尘土

无人庭院芳草希

枉入红尘多薄命

可怜花落惹人悲

再看近旁第二幅,乃是一棵松树,和一起孤坟,另有一把长枪丢在冢侧,松上有一段白绫,有词曰:

古来人生何似生

时也命也自相逢

倒是贫富终无定

最是坎坷意难平

飞鸿怎复踏泥雪

黄叶难沐旧春风

干戈勇武终历尽

回首已是飘白绫

再看右壁,画上是一个明华古寺,一僧卧榻古佛之旁,别无他物,观起来甚为凄然之感,有词曰:

幼时几度流离苦

经验平生志自强

佛心难在殿堂寝

干戈血泪话短长

今朝怎奈烽烟起

明朝他乡作故乡

可怜风光无亲故

孤倚佛昙赴黄梁

看罢,道衔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想来,这定是某个人物的生平节述,或喜或悲,或轻狂村野,或舞场市井,人生百态之终结都似跃然此画之上。真乃令人叹息!”道衔赞叹道;

“世人终因功名利禄而不消行径,后世哀愁喜乐,皆有定数。”忆明说。

两人一同来到庭院之中,又讲了一番僧文道故来。如此过了一日,老神仙领道衔行至街中,一同看那水中船河畔柳。遍赏奇花异草,谈论古今,人情世故,或感慨或悲凉,或深的领会,或相见恨晚之感,不觉相互称兄道弟起来。如此又是过了几日,这天傍晚,二人工作在石桌前,忆明道:

“贤弟,你倒是这人间事故无处不在,京都多是官僚如云,这等乡野也不乏恶霸之势啊。你就看这附近的村镇,因这几个庄子并塞音河两岸都是宁王潜人迁来的,那宁王有三千铁骑,赫赫有名的朵颜三卫就在他的麾下,在朝野也是大英雄,可惜总抵不过他的四哥哥燕王。这些个大户豪族等都是从大宁府迁居来的,有罗曹施吴四大家族并些个庄客脚夫和佃农来此三镇,他们皆是太祖抗元的功臣之后,或姻亲瓜葛,或因非世子嫡系,便流落至此。虽不是侯伯,却也亲系亲姻联姻,根基牢靠,一般人动不得的人家。先说那曹家,乃是汤和之子的亲家,因太祖对汤和网开一面,他的姻亲方得以落脚此处。那罗家与曹家祖上是世交,因罗家迁到此,遂寻个温柔乡处,也跟了来,后世子孙很争气,考取了功名谋了官,因此越发连曹家也赶不上他。同在蒿桑洲称王称霸,那曹家的曹允和罗家的罗孝廉均为营州前屯卫的长官,罗孝廉为知县,曹允为县丞,另有个旬阳,三人管理下辖各镇。渗水镇的吴氏和月华村的施氏并无癫痫病人如何治疗好居官在朝的人,但其世代为大宁的乡绅财主,有广阔土地以耕种,如今也是前来此十数个春秋了。”

听了这些,道衔叹息道:“官官无处不在,乡绅财主无处不在,耕者多劳而贱啊”,见月已上了柳梢头,蝉鸣四起,不觉吟道:

静夜村头万户宁,

唯见满天星。

偶来豺狼破具寂,

听得梦魂惊。

转瞬七勺向西北,

凄凄到天明,

神仙难留光阴逝,

盼把春来逢 。

忆明听到说:“不免太生伤感啊,贤弟切莫感伤,古人云,古来万事东流水,贫穷也过,富贵也过,不过是方寸之间方寸之时方寸之地!”说着,忆明也吟道:

寂寂长夜,淡淡春风,

抚杨柳,奉月高行。

正逢春暮,山水青青。

原野漫漫,音消远,鸟不惊。

几度春秋,芳菲香复。

天地间,任我独行。

长歌一曲,杯酒钟情。

梦醉何处,一轮月,满天星。

两人各谈一处,好生快活,不知到几时!

第二日,二人起得很早,正吃早饭间,门口有人唤。二人出院来,见一个穿着周正的人走了进来,便拜道:

“老神仙不知近日忙些何事,如有闲时,赵员外想请老神仙过去一趟,因前几夜老太太归了天。乡里只有老神仙见识丰富,不比我们小油头,只晓得担柴种地!老爷子想请老神仙过去一遭,行个法事,也好让老太太归的体面!”

“这个不妨,去了便是,今儿我这里有个挚友,何不请他一同而去,为你家老太太行个超度,念个大悲,岂不更好?”忆明看了看道衔,道。

“正是正是!”那人说。

道衔连忙推脱,忆明道:“反正你要多留几日的,何不先行个慧事,日后也是好事,况这赵家是为人尽德之人,赵贤秋老员外家中老小都常周济穷人百姓,深得好名声,我们一同去拜他一拜,也慰亡者安灵!”听到此处,道衔方答应了说:“也好,就陪老神仙走一趟,不枉老神仙接扰的苦心!”,你道这赵员外是谁,他就是吴府的表亲,在渗水镇是第二家大户,却说二人应了那赵家的人,当下无话。

次日,那赵员外遣了车马来接忆明和道衔,车马行不多时,便到了赵宅,两人在脚夫的引领下向大门口处走来,那赵贤秋带领妻儿在门口接迎两个;但见

一个虚发结顶鬓微霜,

步履轻盈不彷徨。

一个素衣相称更英武,

谈笑胸襟貌堂堂。

一僧一道入尘乡,

功名利禄终不想。

淡掉人间多恩怨,

笑却凡俗两茫茫。

那赵贤秋见二人如此风度,便生敬意,道:

“老神仙,大师,二位下榻寒舍,老身深受感激。”

忆明道:“哪里哪里,都是老员外喜好乐施,多得美名。仅有如此事故也是百年驾鹤之喜,我同道衔大师一同来此,也是道衔大师的一番敬意!”众人都称是,这时赵贤秋家的道:“晨风降露,多有寒意,不如先入厅堂来吧!”又命众小厮说:“给两位闲时安个休息之大同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处!”说罢众人一同进入里院来。

那园中植些松柳,冬夏皆不乏绿意。柳下一塘池水,虽值深秋,却也畔带草香。松后数个假山石磊,不奢侈而华丽,不广阔而精美!中间是笔直的踊路长廊,长廊左右花草奇异不凡,然值此白喜之事,门厅殿堂皆冥叶高悬,众人皆批绫挂孝,通堂白昼。众人来到厅堂,赵贤秋道:“劳烦二位高人屈驾寒舍实有不得以啊,家母因久病在床,时日过多,前几日用了几剂药也没有效用,前日终得宾天了”那员外说着便落下泪来,众人也落了泪。道衔和忆明都竭力安慰一番。

道衔虽行走游僧,白喜之事也颇有见识略懂一二,当下命小厮安排桌几香案,各种勘灵的法器,并裁剪纸钱冥币,搬来购置的竹纸楼阁及童男童女和衣衫,现做的手掌般大小的泥塑的小厮数个,及老太太生前喜爱的细软,一同归结,用一展大黑布围了起来;忆明则书写鹤西游归冥长卷,并道构携灵等事;至正午,将那些归结之物用火点燃。众人摆设香案,祭香,由丫头端来瓜果肉食,祭酒献肉,并由家人小辈献羹。道衔此时便敲着木鱼,唱起大悲咒来:

南无、喝��怛那、哆��夜耶。南无、阿�o耶,婆卢羯帝、烁钵��耶。菩提萨�势乓�。摩诃萨�势乓�。摩诃、迦卢尼迦耶。��,萨皤��罚曳。数怛那怛写。南无、悉吉栗�省⒁撩砂�o耶。婆卢吉帝、室佛��楞驮婆。南无、那��谨墀。醯利摩诃、皤哆沙咩。萨婆阿他、豆输朋,阿逝孕,萨婆萨哆、那摩婆萨哆,那摩婆伽,摩罚特豆。怛侄他。��,阿婆卢醯。卢迦帝。迦罗帝。夷醯�o。摩诃菩提萨�剩�萨婆萨婆。

唱毕,赵贤秋手捧那鹤西归冥长卷念曰:

故显妣赵母韩氏老孺人,儿赵贤秋不孝!

洪武三十年,九月初十,奠之良辰也,致祭孝男贤秋立叩

孺人清门闺秀。幼习矜庄,且长娴礼度。掠梅迨吉,荇菜之诗,�李耒归,中馈洁苹蘩之祀。孟光举案而相庄,敬姜垂戒于无逸。所以亭亭玉树,矫若陈群,粲粲桂林,芳同窦氏。是宜被象服而拜期颐,御鱼轩而登慈寿。何意云��返驾,失阃范之芳型;婺采沉铅,杳母仪之懿德。南荣书槛,觞目凄凉,西域名香,伤心缥缈。某寺瞻云顿失,爱日无依。望夜月而盼青青鸾,涕零吊鹤,临秋风而驰白马。冷激鸣蝉,继美侃欧之德,光诸旧史,齐徽钟郝之贤。敬奠椒浆,聊歌薤露。惟祈昭格,以鉴素忱。肝肠断绝,血泪沾巾。哀号祭奠,悲痛难陈。黄泉有觉,来品来尝。呜呼哀哉!

尚飨!

儿赵贤秋,赵贤春,孙赵正,赵雨林,赵雨浓

女赵贤玉,孙女赵涵,赵启,赵笏

拜上!

念毕,众人皆跪拜,后其身由赵贤秋手拖长卷在前,弟赵贤春,孙赵正赵相赵敏在左,太太媳妇们和女赵贤玉,孙女赵涵赵启赵笏在右,众人随赵贤秋乞灵。适时起灵,不在话下,至晚间月上梢头时止。事毕之后,赵贤秋请左右邻里就餐,同聚一堂,道起感激之话又念老母,不觉伤悲起来,众人又是解劝又是安慰方好。赵贤秋备了车马送忆明道衔回了定边居。当夜无话。

此后数日,到现在定边居讲佛论道,偶尔邻里有文书之事也帮他一帮,或与百姓讲禅,同忆明两个更是切密,如此数日并无他话。又过了些时日道衔心下觉得:如此下去不好,此地随时好地方,却也不是一世业居于此,大丈夫需尽己所能,便是云游四海也不枉此生,不可论那乱世中称天霸,然太平初定之湖南治癫痫病价格是多少?时,也不可在这温柔乡处虚度啊,再想来那月华十七英之事,迎着梦境,便要去月华山探个究竟,若不寻得神仙所在,也是个清修羽化的佳境,想到此处就有要离开的意思。

这天早上,饭后饮茶时间,道衔同忆明说了自己的心事,忆明说:“今天下初定十数年,外面可大展宏图,师弟出去走走也是好事,以师弟之才华,他日定有大前途,这里正合那些与世无争之人安享晚年,青年人不可久居”道衔说:“宏图不敢妄言,只是游走惯了,野鹤闲云般居无定所,又想经验些更多的事故,或好或歹也有益于身心!”忆明笑道:“也好,他日师弟如遇坎坷也不必为难,小居也能接师弟再访之缘,如今,师弟要去,我也不留了,待我准备些东西给你,也好备长途之需”道衔便收拾起东西来,一会儿收拾妥当了,见忆明携了一个包裹里面尽是衣服和银两。道衔看了,无不感激道:“衣服我拿了,这银两万万不能拿的,老神仙要收着,可留有急用。”忆明推给他道:“我自有的,这是给你的,如有时机便回来看我!”道衔便不在托词了,道衔同忆明别了之后,回首望那定边居的大门,又想起了那小门的长弓,不由得大惊,难道是他?是也如此不是也如此,一切随缘吧,想到此,道衔不由得回首向那定边居又深深拜了拜,调头踏步向月华山方向走来。

多日以来,听忆明讲那月华山如何的美景如画,况当地中也是小有名气,早就想去看看了,身为闲散之人,无从顾及。行不久,前面望见了杨柳丛中一拱形石桥,在花草中掩映一般,同那桥上行人如一卷墨画一样可观。这石桥原为今人所建,横跨渗津水历时百余年,远处那十数丈宽的碧波从桥下穿过,虽不闻得惊涛之声,却常能听见渔歌号子,往来穿梭从桥下通过。

不时间,道衔已到桥头。正欲过桥时,募然听的后面有人喊:

“道衔大师!”

道衔回头一看,一车一马迎面而来,马上骑着一个二十来岁的一个眉清目秀的公子,车沿上是一个小丫头和一个小厮。近瞧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赵员外家的大公子赵正,那日在赵宅已见过他,这个公子是个素有修养善手文词的年轻人,偶有时间也到定边居拜访忆明,道衔甚为熟悉。道衔见到了跟前,双手合十行了礼,赵正也下了马,拜了拜道:“大师此要何往?怎不再多待些日子,好多请教些大师!”道衔笑道:“公子抬爱,我本就是个闲散之人,最喜欢遍游各地,居无定所。前几日听闻那月华山的气派,而且山上自有些庙宇亭阁,就想去赏玩一下,公子这是去哪里?”

“呵呵这可真真巧了,我正要去月华村,浑家省亲,这路途遥远,旅途劳累。大师同我们一同去吧。”赵正道。

“这断使不得,我一向都是行走来去的,想来也不方便,公子先行一步吧!”道衔推辞道!

“无妨无妨,那月华山少说也有十数里的路,您就别推辞了!”说着叫他内人与道衔使了礼,并叫那小厮与丫头坐一边,这边让了道衔。道衔见无法拒绝,也就坐上了车,几人一同向南行去。

行走之间,见路旁浅水湾湾,对岸松柏森森,那小厮突然笑了说:“真是个好地方,公子,这就是‘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了吧”。道衔听了不由得一惊,心下疑惑道:真真是文墨世家,连十几岁的小厮都能处景吟出诗来,山野小镇,这也算难得。这时赵正笑了笑看着道衔道:“不可在大师面前卖弄,小小个浅水湾何来潮平何啊?”那小厮争辩道:“公子不是说过: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嘛,岂不同咱一样?”这是那个武汉治癫痫要选择哪些医院小丫头抿嘴一笑道:“我看还是大江东入海呢!”几个听了都大笑了。赵正边勒着缰绳边说:“那北固山是在江边的,不是小河边!”道衔听了道:“公子的两个小夭真是令人佩服,出口不俗,定时平时公子的功劳!”这时那小丫头道:“大师,不光公子,我们奶奶也会吟诗作对呢”

“是吗?真是好,令道衔敬仰”道衔笑道。

“哪儿都少不了你们的嘴,在大师面前油嘴滑舌。”赵正又向道衔说:“大师见谅,两个小东西不懂礼,乱讲一通,这都是平常对他们太好了!”

道衔则不然,道衔最喜欢无顾忌同欢乐的气氛,说:“公子差矣,这个小子这个丫头是在你家为下人,如果在别家定也是个不俗的。我向来喜欢这样的年轻人,说话不用严严谨谨,更是快乐。”赵正道:“在大师面前今儿他两个可算是开了荤了,实是大师不计较,体贴平人。这小厮叫铭睿,本姓颜,是早年家父的仆人的孩子,因其家中贫寒,他父亲走得早,从小家父就准他到我家来住,同我一起读书等事,算是个下人吧。这小丫头唤作青莲,从小孤苦,是随内人来的。”说着向那两个笑着道:“你两个,今天在大师面前不要太放肆了,也不要拘谨了,免得要你两个不快乐!”这是道衔也笑了说:“那这样吧,我给你两个出个上联,你们对下联,这样我们行走也不疲惫,多个乐趣,不必限韵,不必对仗,只要听起来顺耳即可!”

“好好好”那两个都快跳了起来,道衔看了看周围说:“小河潜道皆畔绿”

两个都摸起头来,赵正也笑道:“我也热闹一番吧!”

这时青莲看着马道:“车行马嘶向月华”,众人都笑了,道衔点了点头,又看看那明锐,明锐琢磨了半日脱口道:“行车侧吹杨柳风”,道衔和赵正两个都笑了,道衔道:“虽不十分工整,却也难得啊,你们两个随你们的公子和奶奶,真是幸福。”那两个得意得不得了,那青莲撇嘴道:“公子呢,不许车啊马啊的,这个我们说了,你得来点别的!”

“看来公子也逃不过喽!”道衔笑道!

“你两个小厮”赵正笑了说:“波映峰峦千株松。”

“好好”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大师何故到这北方来,我家也常去些南方客人,恁般的口音我也听过,不像是北方的!”青莲问。

道衔也不隐瞒,便将实情说了,道出如何的闲野之心,如何的一生不喜功名利禄,只爱闲游四方等事。那青莲更是钦佩不已,道:“若我得了甚造化也同大师一样云游四方,看那些名山大川小河淌水,岂不快哉!”这青莲正得意时,睿铭道:“依你的光景,先找个人嫁了吧哈哈”那青莲气的满脸通红,连叫睿铭:“该打,该打!”众人又笑了一番。

道衔问道:“不知公子泰山府上是哪一个?”

赵正说:“浑家原乃是施家的丫头,可怜幼时孤苦,承蒙施家以女相待。那年施家的老祖奶奶过世,素日太太和老太太都喜欢这丫头,又不忍心遣她走,于是经好友施家大公子施翰章的成全,得以与我为妻!浑家拙名兰儿。我们每每到月华村,施家都是以女儿女婿相待,实是感激。”道衔听了也钦佩不已!

如此三个人有说有笑乐此不疲,一路上竟是谈笑风声,那赵正家的也一起攀谈起来,甚是热闹。不一日,就到了月华村口,道衔一眼就望见眼前这座山,丛林茂密,碧绿生烟,真是个好地方,欲知这几人还有甚事,且看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xfblk.com  鲨鱼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