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鱼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季诺格言警句美文故事散文欣赏

来源:鲨鱼文学网   时间: 2020-11-25

  ●他们会长大的,季诺想,大到可以对大人说不。

大到可以拥有他和楚厉言自己的家。

那个时候,他们就自由了。

……

  ●他曾听人说,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
那生者可与死,死者亦与生……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楚厉言低下头,又珍而视之地亲了亲季诺熟睡的小脸,抬手熄掉了小夜灯。
无论是什么样的感情,此生,他终不会辜负。

  ●“会喜欢你。”楚厉言就像第一次跟他说喜欢一样,认真地对他说,“你不乖,也喜欢。以后也会一直喜欢。”

季诺就把心放下了些,但他还是叮嘱楚厉言:“你要多给我讲。每天睡觉前都讲。不要让我忘了。”

楚厉言听他委委屈屈地说着这样的话,心里更是软得一塌糊涂:“好。”

  ●五岁半的孩子忘性大,季诺也是,但他隐隐摸到了楚历言的底线,也就不会再故意触碰。<濮阳市老年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br> 只是,偶尔觉得被管得紧了,就会加倍地撒娇磨人磨得楚历言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后,想干什么继续干什么。楚历言一点没看错,季诺太聪明,对他稍微软一点都会被他察觉,然后打蛇上棍,为所欲为。他虽然在对季诺该强硬的时候不会表现出半点心软,但季诺随着年龄的渐长已经能慢慢感到他深藏的柔软和宠溺了。只是,因着楚历言的积威和他对楚历言一点不少的喜爱,很多时候,季诺依然不敢太过违背楚历言。
这简直是一种成长的战争,但因为没有弥漫的硝烟,反抗者和压迫者都浑然不觉,以至于较量中的两人越缠越紧,直至无法割舍。

  ●很多人,甚至包括太爷都说过季诺情不深重。
但楚厉言却知道,季诺不是薄情,而是他总善于把对一个人的感情保存在最初最纯的状态,不会随岁月的流逝而便浅变深,也不会随人的故去而变淡变浓,平平缓缓,不紧不慢……以致连他交付了感情的人都渐渐忽视了它的纯粹和长久,忘记了这才是情深。

  ●吵吵闹闹的日子里有着最平淡的幸福,季诺在这个秋天收获着,成长着,回馈着。

  ●灵雾山初冬的风景其实很美,蓝天白云,山青水碧,红叶如火,色彩明丽,连季诺看着看着都忘了喊累,沉浸在大自然的神奇之中。

“喜欢的话我们可以种。”楚厉言说。鄂州治疗儿童癫痫医院>
季诺想了想,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它们长在这里就很好。”

楚厉言就牵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

“我们明年还来这里看红叶吧。”季诺边跟着走边对他说,“其实爸爸说得没错,红叶的确很美。”

  ●楚厉言低下头,看着牵着他一根手指的小手,沉默着把它握到手心。

手被抓牢了,季诺安心一点了,小步子也就渐渐慢了下来,不那么紧张了。熙

熙攘攘的大街,人来人往。

看着人群中小手牵着小手,不离半步的两个孩子,季爸爸想,他儿子不是不会长大,只不过不管是变得像小宝宝一样需要照顾,还是变得像小大人一样听话懂事,都不是因为他。

兄长,玩伴……另一个孩子在他儿子的生活中充当了太多角色,以至于,他儿子可以离开爸爸离开妈妈不要小伙伴关起门自己在家玩,却独独不能离开那个孩子

  ●预备铃响了,补眠中的季诺醒过来,身边却没有楚厉言。

他往教室里人最多的地方看去,果然看到了楚厉言。楚厉言长得高,即便被很同学围着,他也可以一眼找到他。

然而他却不能像以前那样,只要看到他就觉得心安了。

因为那个时候楚厉言是他一个人的,而现在……楚厉言的爷爷果然说得没错,小同学们那么乖,那么可爱,楚厉言已经开始喜欢他们了。

季诺看了楚厉言一眼,又看了看身边的空位,然后低下头一语不发地开始收拾书包。

他想他不要和楚厉言好了,也不要陪他上学了,既然那么多青海专治癫痫病医院?人喜欢他,那么多人愿意陪他,那他来这里干什么呢?

只不过,他还没收拾好书包,楚厉言就往他们这边来了。

  ●两人就又说起了小时候的一些事。

当然,说是小时候,也不过是一两年前的事。

但是季诺是那样小,小到他觉得一两年已经是很长久很长久的一段时间了。

完全没有想到,此时此刻听他说话的这个人,在以后的岁月里,默默地给陪着他,给了他一个真真正正的长久。

  ●“你还能更娇气点吗?”他季爸爸无语了,“再说站在上面的是我,又不是你,你晕什么啊?”

“可你是我爸爸啊,你身上不是流着我一半血吗?我一半血站那么高,我能不晕吗?”

“笨儿子,说反了!”季爸爸抓狂,“是你身上流着我一半血!”

“没说错啊……我说的就是你身上流着我一半血。”

季爸爸:“是你身上流着我一半血!”

季诺:“爸爸,鹦鹉学舌很好玩吗。”

季爸爸:“……”

  ●季诺维也我到再任(1883~1936)俄共领导人而天开就了一,共产国际年她席,苏共清党时天开就对不为都捕,一九水外作六年天开就对不为都处死。天津羊羔疯如何才能治疗p>

  ●戈达德太空研究所的季诺说,“我认为再过20年就能找到有可能有生命迹象的星球了”。

他又补充道,“但我不敢打包票。”

  ●季诺虽然很乖,但小孩子天生有一股逆反心理,越是不让他做一件事,说得多了,他越是可能去做

  ●楚历言家是独栋的海滩别墅,别墅后面是连着大海的休闲庭院。季诺最喜欢在院子里草坪上吊床的上睡觉,背靠着令人安心的小房子,院子两侧花木扶疏,面前是一望无垠的蔚蓝色大海……自由,舒适而又让人心生安稳,对这些,季诺在不懂的时候已经开始眷恋。
也注定,在他还不懂的时候,就学会了眷恋给予他这份安稳的人。

  ●不过楚厉言当然不会告诉季诺,每年帮他实现愿望的不是许愿树而是他爸爸妈妈爷爷太爷还有他。

小的时候有小的时候的童真和乐趣,哪怕以后大些了,明白了,知道许愿树不是真的,但那些乐趣也是真实存在过的。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xfblk.com  鲨鱼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