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鱼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忙而有序:另一视野下的陕甘宁边区乡村社会-历史论文 -

来源:鲨鱼文学网   时间: 2019-06-06

中央势必给予重视。如决定由周恩来主管接待工作,并确定了“宣传出去,争取过来”的工作方针。④但与此同时,国民政府也有相当的准备。如安排记者们首先在西安等地参观。但效果却不同,如在参观泾洛工程局的水利工程时,外国记者“对于这工程技术方面,似乎也感不到多大兴趣。相反的,却详细访问此间工人生活的状况,以及童工的待遇等等。”赵超构感慨道:
  在技术方面,我们实在够不上给友邦人参观,我们以为了不得的,对于他们,或许是家常便饭,他们所感兴趣的,似乎在我们的人事和制度方面,他们正要从这些地方察看我们有没有现代化的能力。所以我希望以后各实业机关请外人参观时,与其专门夸示技术,不如同时兼顾到管理制度,与工人福利等问题。⑤
  这样说来,记者们之所以认同边区乡村发展,应得益于此时边区乡村透露出的一种新氛围。
  第一,边区乡村社会的忙而有序。在赵超构看来:
  忙,实在是延安生活的特征。因为过于忙,空气也似乎过于紧张。……不识字的乡农,也会有地方的劳动英雄替他们拟订。的结果,就是一年到头的紧张。赶不上的被批评,“加油”“超过”的被鼓励,人类的好胜心被发扬到极点。劳动力的利用也达到了极点。⑥
  制订农户是边区生产运动中政府所提倡的,目的在于合理利用已有资源进行农业生产。家庭会议作为制订生产的重要途径,是直接促进家庭改革的重要因素。因其不但提高了全家人的生产兴趣,而且发扬了家庭民主,改造了家长制的旧习气,展示出乡村新的秩序。对于在乡村发展中改革旧式家庭关系问题,斯坦因认为:
  共产党很积极于改革家庭生活。但他们不用革命手段,或干涉人民私生活的方法来办,中国家庭中古旧的传统(歧视女性,对于长辈的盲目的服从,家庭和社会的隔离),在新民主主义改革政策的执行过程中渐渐地克服下去了。
  在斯坦因的笔下:
  以全村合作为重点的新的农业生产方法,渐渐地破坏着古老的家庭孤立主义。十八岁以上的男女的普遍选举权,在公开讨论中解决地方问题的新的习惯,对于家庭成员地位平等的促进,也大有影响。教育和政治觉醒也使老百姓日益感觉到改革家庭生活的必要和好处。⑦
  而实现男女平等或者说解放妇女问题,边区此时主要是通过鼓励妇女们参加农业生产、学习纺织和卫生育婴来逐步实现。正如赵超构意识到的: 如何治疗癫痫r>  哪一个丈夫不喜欢他的婆姨多赚几个钱来贴补家用?哪一个婆婆不喜爱媳妇养个胖白的孙儿?①
  传统夫妻关系、婆媳关系矛盾的缓和,直接决定着妇女在家庭中的经济地位和伦理地位的提高。
  第二,民众生活有了相当改善。爱泼斯坦在走访边区乡村后,发现:
  所到之处,看到的不是仅仅一个农民扶着他的犁步行,而且一群一群地在干活,边干边唱。西北其它地方的农民通都穿得破破烂烂。我们在边区偶尔也看到有人穿打补丁的衣服,但决不是破烂。②
  武道对于边区最大的感想就是民众生活的进步:
  不再简单的靠小米和黑豆混日子,同时,也再没有衣服不足的苦痛了。③
  根据斯坦因与边区店铺掌柜的谈话,农民的购买力在不断的增高。④孔昭恺对边区的生产进行了横向和纵向对比:
  边区近努力生产的结果,“丰衣足食”四字已喧腾在人口,在街头墙边。以大后方都市眼光去看,丰足的程度,不如想象;不过从过去陕甘宁边区一带农村情况与中共人士流离北上过大草原吃皮鞋的时代比起来,现在边区的人士们自有他们满意的理由。⑤
  赵超构也感受颇深,“比起军阀时代,陕北民治疗精神运动性癫痫病的正规医院众生活是改善得多了”。⑥
  第三,政府倡导、民众积极参与的乡村新氛围。在边区乡村动员中,爱泼斯坦认为:
  法令减少到最低限度,以村为民主选举的基本单位,减轻农民的田租和利息的重荷,由于农民对多做工作能多得剩余的信心提高,大大地鼓励了生产,由于提高了生产的愿望,合理的方法和合作社组织发展起来了,由于农民对保全并增加全未有过的幸福有了决心,便生长了一种极明显的自觉的抗日的爱国主义。⑦
  对于中共在乡村组织起来的变工队、秧歌队、合作社等,赵超构认为“是马列理论的内容和民族形式的外衣的综合品”,“是在尊重农民社会的旧习惯与旧形式之中播种共产党的理论与政策”。⑧边区乡村社会建设的各项政策正是政府通过利用农村各项传统形式、并在其基础上加以改造来实施的,这就从根本上保障了民众对政府政策的接受程度。通过参观,一些记者认为边区发展模式代表着中国的希望,如斯坦因所言:
  在和国民党同业的谈话中,我注意到很多人,当他们发现,一旦潜伏的精力得到自由和刺激,一切阶级的普通中国老百姓在最困难的情形下能够做的事情时,一种忠心的矛盾使他们苦恼,他们对于中国的爱国的忠心北京哪家医院看小儿癫痫病好使他们倾向于承认延安的许多成就,因此对中国前途更有希望。⑨
  总之,通过这次中外记者对边区的访问,一些对中共和边区有偏见的记者改变了原来的看法,他们对边区乡村社会情况的客观描述,向世人展示了一个真实的边区。正如毛泽东所说的:
  在国民党统治区及在国外,由于国民政府的封锁政策,很多人蒙住了眼睛。在一九四四年中外新闻记者考察团及美军观察组来到中国解放区以前,那里的许多人对于解放区几乎是什么也不知道的。一九四五年一月二十八日《纽约时报》说:“解决中国共产党问题的最好办法,莫如任令人们往来于两个区域之间,许多误会就会消失。”⑩
  许多边区以外的人士乃至海外人士正是通过这些记者的著述了解了边区的乡村社会和政治制度,大大地提高了中共及陕甘宁边区在国内外的影响。
  【作者简介】耿磊,男,河南漯河人,西北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共政权与中国社会变迁。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xfblk.com  鲨鱼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